Saturday, August 11, 2007

小心翼翼 維持表面的和平

在一連串的等待裡

從等頭髮留長到等皮膚變好
從等發薪水到等假期
從等期待中的新書新戲新碟在澳門有得賣有得看  到等自己儲夠閒錢捨得買一雙漂亮的高跟鞋與一台相機
從等與朋友見面聊天到等遙遙無期的和你下一次的見面

漸漸便磨出耐性來

這一點從來都是我欠缺的
跟我最熟悉的人如你或是我家人
便知道我是想到什麼馬上就要什麼的心急鬼

但慢慢明白
事情很多時候都與我所想望的背道而馳
即使不是完全逆方向
也可能是要走過一些冤枉路才有可能到達目的地

逐漸就慣了

可以鎮定地處理令我失望的事情與落空的期待
而且還可以抱著希望等待下一次

我想把這種改變歸類叫做成熟
在脫離學校走進社會
背著另一種身份角色的時候
這也許是必然的過程
但當自己可以敏感地感受到自身的轉變
畢竟還是件值得興奮的事

早就不應該是無知小女孩了
雖然焦慮急躁還是時時會出現
不過一切都會變好的

一定會好起來的。

就像掌心的那道傷口
從流血刺痛到結疤脫皮
過程中再多不便
都一定會好的
時間問題而已


謝謝你。


我真的好想念好想念政大的所有
和你在我旁邊的時光。

9 comments:

cindy said...

這篇真是嚴重的閃光文..
眼睛要半開半合才能看啊.><

阿離 said...


唔係掛
咁都閃
寫自己ja wor
真係唔覺喎...

禮工 said...

Ah!!!my eyes....*o*
blimey....I cannot see anymore....

cindy said...

陳博士果然很配合..哈哈..
有時只要一兩句就很閃人啦.

阿離 said...


是你們兩個想太多了啦

Pesi said...

I am not him, but
I miss u, too

^^

(也是一樣要說:別想太多,both)

阿離 said...

i miss u too
my dear friend

:)

華子 said...

禮工呢期勁哂英文.............
真係幾好笑

sou said...

Leaving school just like stepping out the boat and walking on water... trust you can handle it w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