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06, 2017

2017.5.6. 再見了再見/再見你繼續放任吧

|加油啊 ,一步一步走,因為還有很多想要得到的東西。|

看完了,《東京女子圖鑑》。
一個不住在東京的人
又沒有那種鄉下出來一定要怎麼怎麼的野心
也大概可以理解某些決定與想法
說到底
「發生過的所有事,就是為了讓你繞遠路來明白這個道理。」

--

幸福是流動的。

這幾天驀然叫我發現,原來對另一人的依存已那麼深
才沒幾天
有種空了一截的感覺

不是不能獨立應對
只是再不像以前自以為瀟灑
倚靠別人並不等於懦弱
也不需否定自己的需要
這是要花多少時間才能直面的事實?

每次都看深了一層自己
感激也珍惜
無言卻心領神會
對光陰送給我的禮物。

那些都與我無關了~
就專注在自己身上。




Saturday, April 29, 2017

20170429. 不吐不快。

幫一個即將失業的同事問哪裡有在請人
問到了一家賭場酒店在請marketing 
她興高采烈地說要準備send信去了

她是讀文化遺產的。

我不怪這裡被揭發有不正規的方式找人工作
不對的就是不對,沒什麼情理可言
只是  當討論越來越偏離重點  
只顧問責找替死鬼卻沒在認真檢討「為什麼」
這才是我真正覺得很窒息
甚至對公眾(至少網絡輿論)一沉百踩或純食花生的態度
感覺無奈甚至無限嘆息之處

如果不是政府部門壟斷幾乎所有文化事業
有意做文化藝術的人會一窩蜂湧向此處嗎?
讀文遺可以去哪?圖書館呢?博物館呢?藝術行政呢?
外面傳言說得太難聽
而多少所謂非正規的員工,比old seafood更賣力、更知道外面世道的趨勢?
那裡有多少人願意跟你一起思考XXYY節的發展方向?
多少人願意同你OT即使其實無錢收?多少人肯同你搏同你捱?多少人出現在政府工作而終於不再墨守成規畏首畏尾?

我上班的第一天
我老闆跟我說
這裡是打仗的,唔好諗住同其他公務員一樣咁得閒
在這樣的環境裡,我與同事拼搏了這幾年,
當然還很有進步空間,但我們的確向前行了一些些,在一個幾乎毫無彈性的系統裡
每做少少,都要同多少官僚制度對抗,但我們都一起在努力、在試、不許自己那麼快放棄
當外面人口輕輕講一句「都唔知收咗幾多錢」的時候
其實同時抹殺了幾多人的努力
入局做一個所謂非正式的員工,比起貪求一份穩定的收入
我更必需說
有更多人是因為這裡是他們可以有抱負、可以實踐理想的地方

民間不爭氣,政府亦的確擁有許多外面沒有的資源
還有哪裡可以讓你接觸到那麼多大名的藝術家?
可以給你那麼多機會?

當然此處也有不抵幫之處
忘記誰給出的比喻
當澳門是一家茶餐廳
政府的角色是確保它順利營運,食材供應穩定,衛生條件合標準
而不是落手落腳去整西多
但今天,至少是此處的光景,它不僅落手整,還要花盡心思叫人來食
既然政府都已經好多資源整緊無限西多,民間又何需再花心思研發新菜式?

是人材培養的問題,是整個行頭未成熟的問題,是文化政策(如果有)的問題,是如何讓行業可自給自足的問題,而這還需要花上更多時間

外判可以解決很多問題
做不完就給外面來就好啦!
如果只為交差,其實很多事情都不必認真,只需完成,無需質素,何必花心機?

也許是我太天真
把政府工當成是私人工在打了
以為它能成為實現理想的途徑之一
事實是憑一己之力,又何能扭轉根深蒂固的守舊與「唔做唔錯」的公務員精神呢?
更別說改變那推動龐大機器運作的齒輪構成了。


Murmur 一堆,還有更多說不完的。
只想說
在想清楚實情前,可以請不要亂說亂叫嗎?

不負責任的言論,到底藏了多少根針在裡面


20170429 0047

Sunday, March 19, 2017

20170319. Choose life.

你有沒有想過,羨慕過完全迷失、完全不顧後果、完全不一樣的人生?

如果有一剎,我不必再去想因為是我所以要作怎麼樣的選擇,
而是我想到什麼就怎樣,會不會是不是也會有剎那的快樂可以記得住?

我可以擺脫一些機構,一些身份,放棄所謂的高薪厚職,我可以整個暑假就泡在另一個地方
我仍像從前一樣,無法在室內呆一天,儘管外頭下著雨
有時不想也有不去想的空虛,也許我想試的只是暫時擺爛
也許我仍然靠著那幅張開的安全網才有要冒那一些些甚至不值一哂的險的念頭
事情並不嚴重
我們在營營役役中希望給自己挑戰
希望解開生命的奧秘
希望明白與解開人際和關係裡的羈絆
我們渴望自由,渴望解脫
又還是那根本就是不存在的狀態?
於是我們在無病呻吟
要求理得出一個答案
希望有人告訴自己(或頓悟出?)下一步可以怎麼做
需要人生指導,解決當下的困感
又或只是陷入下一個循環?

書與電影可以令我暫時抽離,事實卻是那依然無解的loop

20170319 1658
after watching Trainspotting

Sunday, February 05, 2017

2017.2.5. 因為已經不再是少女。

被最信任的人欺騙是怎麼一回事?
被兩個在生命中有很高位置的人聯手傷害,能想像嗎?
被對方反譏是自作自受,可以作什麼反應?

忽然想起了《怒》
「我信任那個人,所以無法原諒。」

我只能好好陪你走過這一段。

生而為人,尊嚴都要這樣被你這些不知所謂的人奪走嗎?

Wednesday, February 01, 2017

2017.1.31 來自天使的溫柔衝擊




「不要害怕,他是要來與你一起經歷的,你們要同步一起走。」

兩泡眼淚。

Thursday, November 10, 2016

2016.11.10 時間。「我們都活在將來被敍述的故事裡。」

忽然想起從前很愛很愛一個人卻總無法好好相處與割捨的日子。

痛苦與糾結。無言,不解,歇斯底里,不肯放手,好多眼淚,還是離不開,捨不得,在那些看不到出路也看不清自己心意的日日夜夜。因為太年輕太不顧後果而搖擺不定讓傷害不斷發生的那些年,好多電話好多簡訊與EMAIL與信件,好多盛載了無數感情的文字與來不及一一說明的心頭滋味。曾經堅定,然後軟弱,懊悔,道歉,重來,循環,秘密地痛與快樂,安慰,救生圈般的存在。

終於,下決心。

都彷彿是幾光年以前的事了。

還有那個他和他。。。

我想我終於有能力與回憶周旋了。



於是更感謝生命中的這一位的出現
讓我更感恩今天得來不易的這個家,天知道我們都來回折磨了多久了。
平靜就好,你送了我最珍惜最渴望的時光。


Monday, June 13, 2016

2016.6.13 當天整個城市那樣輕快/沿路一起走半里長街。

之一。

之前好像沒想得很清楚,有點貪好玩的就嘗試進入一種新語言。
上了兩三堂,便覺得很窒息。(在這裡寫大概會被某人恥笑 。。。)
是有點輕視了它的難度
也應該是很久沒有像這樣從零開始一種新的知識
進入完全未知的領域。
記五十音記到會帶著從前考試一樣的心情去上課
我現在才發現早就忘了童年時到底如何把中英文記入腦
儘管幾年前也有上過葡文
但感受卻又是完全不一樣

高強度的課與記性越來越差
我其實可以隨時放棄
但如果就這樣縮手就必然會取笑自己沒種直到永遠
就只好告訴自己不能氣餒
為了那小小的目標,好好堅持一下


這次再上課的最大發現是
我已經坦誠到不介意被人知道我其實跟不上(連一點點不好意思也沒有)
就真實地讓自己TAKE 點時間囉
最重要是
你認真面對這些困難

(我一定是生活太安逸才把自己放在這樣一個位置上去面對挫敗,但再想想其實也沒什麼不好啦)


之二。


直視人類的殘忍

我們不停地破壞環境,與巨獸同在。
我們不懂動物的語言,卻自以為是。

我看見海洋生物被圈養,動物被迫離散在囚籠裡毫無尊嚴地活著;我看見動物被殺戳;我看見離家的北極熊悲傷淒涼地躺在不屬於他的地方奄奄一息,我看見猩猩被射殺儘管他一開始並沒有惡意;我看見中華白海豚被人類工程驅逐......

終於,看《狗眼看人間》看到最後一刻,眼淚猛烈地爆發,簡直是哭崩,是愧疚,是歉意,卻也是恨自己已在不知不覺間成為幫兇,。

如果我們看待生命皆平等,眾人都多一點憐憫與同理,世界或許會和平一點,literally?


之三。


最近在看《重版出來》。
不只是日劇、不只是熱血菜鳥面對殘酷現實的故事,不說教,卻是有很多道理默默滲透。可能是堅守的決心、如何在自己份內用盡己力令事情有轉寰餘地、如何不把工作只視為工作、為何不只工作又變得它不過是工作。

數字也就是數字,是衡量所謂成功的標準,但我們實際面對的,是人。是漫畫家、是讀者、是銷售人員、是內心。


我要面對的,也早就不只是工作,是個人、是內心、是未來、甚至是抱負。

謹記挫敗,才有可能改變。



之四。


「不輸給風,不輸給雨,也不輸給雪與夏天的酷熱。」--宮澤賢治

磨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