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0, 2007

追趕

廖偉棠在北京旅居五年
成就了《我們在此撤離, 只留下光》的漂亮紀錄

而我其實在台灣也已經住了四年半
人生差不多五分一的時間就花在寶島上
後悔那幾年沒有做更多值得豁出去做的事
錯過了就回不去啦
不過沒有影像 至少還有文字
數本日記和無數零落的札記提醒著自己曾發生了什麼事

想說的其實是
應該好好把握機會見證現在的生活 現在的澳門
這裡的改變速度
連澳門人都快要跟不上了

2 comments:

va said...

我連d所謂的日記都唔見埋

阿離 said...

呢樣真係慘呀...
就好似當年在某個送舊場合中
聽到一個大四的學姐哭著說
電腦hard disk壞掉
四年來的照片全部冇哂
真係替佢心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