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8, 2006

透明的凌晨

現在是5:58am,我依然清醒得很。

聽著我爸起床,
刷牙、進廚房、再輕輕帶上門、開工去;
【我忽然覺得他很偉大,但又孤單到可憐】
50分鐘之後,將會輪到我媽媽,
再來就會是我姐了。

忙碌又殘酷的一天又要開始,
太陽一樣燦爛,地球繼續轉,
彷彿沒有任何改變地自我複製著。

而我相信自己將會花上一個早上繼續躺在床上...


------------------

一點多時,
我在懷念著羅東名產包心粉圓的美好滋味中睡去
【那味道因著那趟火車而顯得份外甜美,回台灣後一定要衝去饒河夜市吃!!!】
誰知我在夢中卻一直兜轉在眾多旅遊點和交通工具中
【莫非今天玩得太累?!】

終於
4:28am
我在唇乾舌燥中醒來。

上了洗手間,喝了口水,
看了十幾分鐘的書,
Piana的音樂迴響了四十分鐘,
我仍然輾轉反側著。
窗外的冷氣機滴水沒停過,
我胡思亂想著,
直至不可思議地在窗邊看見破曉................................

6:10am,鄰居伯伯的燈亮了,
宣告著一天的開始,
而我....

嗚 拜託讓我沉沉睡去吧.........><

060818 6:14am

P.S. 走到露台,看見小城已經開始運作著,
【或是有些角落根本沒有暫停過?】
清道夫掃地的聲音清晰可聞,
清晨的天空好乾淨好漂亮,
我想起了很久以前沒回家的那一晚,跟同學走在無人的馬路中;
僅有那幾次唱K至天亮的經驗;
還有...................

  
P.S.2
在朦朧之間,
我忽然想到一件感恩的事~
當我哭著求神賜下愛在這裡時,
我發現自己愛他們的心就因此增長了...

這是 衪最獨特的方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