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05, 2006

這個世代

------

【解世代】
我生於一個被美國垃圾養大的世代,生來便具備了成為搖滾明星、偶像歌手、太空人,蝙蝠俠等一切的條件。我知道後面有狗仔隊時要回頭用猴子臉對他比大大的中指表示自己很生氣。我知道在一群女歌迷面前要像傻瓜一樣拼命揮手表示很喜歡他們。我知道在無重力狀態之下要把排泄物灑在小袋子中以免自己的小便成為太空凶器。

我知道蝙蝠俠本人很遜,只是正好很有錢買的起很好的裝備。

剛剛我才發現經濟不景氣不只是一個名詞,剛剛我才發現全台灣成千上萬的人躲債可不是為了好玩才這麼做;剛剛我才發現總統的白痴是真正發自內心的白痴;剛剛我才發現以色列士兵不是為了運動才將坦克開到巴勒斯坦平民身上;剛剛我才發現我原來是黃種人而不是長在綠色草坪蹦蹦跳跳的美國派主角;剛剛我才發現在許許多多粉紅綺麗幻境之下藏著一個正在沉淪並且將會一直沉淪下去的社會。

不僅讓我什麼都不是,而且未來會比什麼都不是還要不是。

我現在有一種在舞廳中嗑了一整晚藥,在門口看到黎明的第一道陽光的內心悸動。我不禁想對自己和整個世界說:「幹!這個世界好解!」

每個世代都擁有各自的象徵圖騰。上一個世代的人在電視上看著美麗島事件,蔣公仍然高高掛在頭頂,同時間對岸的人迎著毛主席敬禮高歌,用雙腳走過中國土地。太平洋另一岸的人聽Bob Dylen,唱著民謠光屁股在烏茲塔克高唱。法國學生手執汽油彈面對鎮暴警察誓言要成立巴黎公社。而屬於我們這個從小觀看七龍珠卡通、被騙著去上芝麻街、長大後排隊買凱蒂貓玩偶、蒐集日系動畫公仔的這個破碎世代的時代圖騰究竟是什麼?

【關於展覽的主題】
電視是我的眼睛、電視是我的手、電視是我的腳、電視帶我經歷了無數個童年和青少年歲月。電視帶我去看非洲餓得半死的小孩在路上行走、電視帶我去看羚羊跟羚羊性交、電視教我該買哪種可以三個月之內瘦下五十公斤的減肥藥。

我看著電視長大、電視看著我長大、電視是我的童年玩伴。我看著網路長大,大到我自己都看不清楚他的界線。

從dos到聊天室到後來icq msn。三國志從一一直出到七八九;看來照這速度等我八十歲應該可以湊足第一百款;霹靂火的速度是它幾百倍快。

伊東豐雄說:「今天我們都有兩個身體;一個是人類都擁有的原始身體;另一個則是藉著媒體傳播建立的虛擬身體。」

在這個見證網路發展與奇蹟的世代當中;每具虛擬身體都跟隨著瘋狂發展的科技而狂飆。虛擬的四肢在伸展、在快速茁壯。相對的原始身體則被困於每個現代都市人的蠶繭當中;最後應該會像是三溫暖時突然跳進冷水槽的雞雞一樣,在鍵盤前面縮成一小團。

焦慮才是這個世代的最終根本,中國大陸像是巨嬰一樣不停地在我們面前長大;台灣像是小矮人吃到縮小劑一樣不停縮小,最後會縮到可以騎在螞蟻身上到處嚼餅乾屑,發出的聲音嘶嘶嘶,會被蚊子蓋過去。很多事情在不停的發膿潰爛,你知道,我知道,大家都知道,只有政府不知道。

也許只有破碎最適合代表這個破碎的世代。

而破碎的時代具有破碎荒誕又憂鬱的破碎時代人格。


------

這是一個塗鴉展的宣傳文字
我只是覺得
他寫得很到肉。

3 comments:

花 said...

哈哈, 有趣~

bunbrick said...

我想睇呢個展覽

Anonymous said...

Your are Nice. And so is your site! Maybe you need some more pictures. Will return in the near fu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