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6, 2009

dear God.

工作上
常常都會對著很多死人塌樓的畫面
世界每個角落每天都在上演著不同的悲劇
地震、颱風、空難、撞船、槍擊、海盜、自殺式炸彈襲擊、恐怖份子...
天災或人禍也好
遠方的故事就在電視前零零落落地呈現在我眼前
心裡其實會難過
但工作還是要繼續


剛開始做這份工時
我問自己
會不會有一天對著那些令當事人心碎的消息時
我只會冷靜客觀地旁觀別人的痛苦
而不帶著任何悲慟?


一直提醒自己
絕對不行


直至去年四川大地震
第一晚下班就在公司裡狂哭不已
之後那段時間
每天都要對著大量的災情和他們的眼淚
卻像有強迫症一樣
明明很憂鬱但放工後還是會一直追著新聞的進度
那個堰塞湖怎麼樣呀? 還有沒有人奇蹟獲救呀?
汶川北川綿陽綿竹都江堰
彷彿成了我無法忽略的一部份


也好
後來我想

至少「自己」還在
沒有因此變麻木


然後到台灣風災


對那片土地的感情
原來已經不知不覺種得那麼深
到了這些時候就會滋長得很快
六龜鄉以前早就聽說了
而其餘災情嚴重的地區
即使之前都沒聽過但還是會有若切膚之痛
就像是自己家也跟著被摧毀一樣
連續上了八天的班
天天都在做
眼見別人原本的幸福家庭變成一堆頹垣敗瓦
心情就一直往下墜...


或者我該慶幸
自己並沒有因為常接觸而變得痲痺
人還是那麼敏感而易哭
(甚至我是覺得 有些時候是過頭了)
但我明白that's me
如果因為工作甚至理想就連自己都不見了
那多可惜


想到不公平的事
人還是會氣得發抖掉淚
然後一直在想該怎麼讓它曝光
讓它得到該有的重視


我真的好倔強
救命。





看不下那畫面 我轉過頭卻開始流淚
是懲罰是考驗 還要有多少的心碎


因為我沒有辦法離開
這個 鬼地方



1 comment:

Vicky said...

I always think why couldn't there a newspaper for happy news as most news were quite depr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