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02, 2018

20180402. 神聖的存在。


//有時候,書要在恰當的時機才會找到我們。// 

//…我後來的反應:正好說明了在我們生命中適當時機閱讀的必要性。在二十歲時回應的事,不見得是我們四十歲時會回應的事,反之,亦然。這道理之於書籍和人生都是一樣的。  //


懷孕以來
我總是有意無意地避過閱讀懷孕聖經或育兒類的書
一來不喜歡那些書的權威口吻
二來更覺得應把握時間讀還很想一一征服的小說文學類
深信之後這樣的機會將一再縮短

你相信嗎
真的就是某種召喚
最近拿上手的是一直好評卻沒機會好好看的《A.J.的書店人生》
體驗那好久沒嚐到的愛不釋手的滋味
趣味盎然卻又感人真摯
沒有過度煽情,卻是愛書人的安靜心事,等待有心人一一發掘
那些暗藏書中的密碼
就如同一個個寶盒等待讀者翻開,發現作者更多的心思

偉大作品無需複雜,卻觸動了翻開書本的每個人的內心
或者這也是本最棒的媽媽必讀書
如何培養最怪雞的書呆子小孩(!)
精神豐富比一切都重要

用心以待,愛是那麼簡單而直接的情感
活著的目的(或把生命帶來此間的意義)
正是「為了與人產生連結」

//我們閱讀,以明白自己並不孤獨。我們閱讀,因為我們孤獨。我們閱讀,然後我們就不孤獨了。我們不孤獨。//

//我全心全意地愛島嶼書屋,我不相信神,我沒有宗教信仰,但對我而言,這個地方是我此生所知道最接近教堂的所在,這是個神聖的地方。//

//我只能說,我們會一起努力,我發誓。當我讀到一本書時,我希望你也在讀。我想要知道愛蜜莉亞對它的看法,我想要你成為我的人。我能承諾給你的是書和對話,以及我的全心全意。//



真的,好久沒為一本書所觸動得那麼溫柔卻深陷。
感謝這樣的因緣。

Monday, March 19, 2018

20180319. 關於情緒。

好像沒有任何會CLICK中的POINT
他忽然跟我說起情緒
大意是
其實為什麼一定要開心
你可以接受自己不夠開心,而大部份時間其實都是平穩安全像直線一般無甚起伏
不開心也不用強迫自己一定要開心
反正就是這樣
要不然就讓它慢慢渡過
其實也不必一定開心快樂輕鬆就是好

然後想到CALL ME BY YOUR NAME 的最後一幕
爸爸叫兒子要好好消化當下的快樂與痛苦
不要因為不想感受傷痛就把情緒斷開
令自己甚麼都感受不到

或者這種自衛也是傷害自己,甚至比別人刺穿更殘忍。

--

當媽媽好像沒有了不開心的權利
問題是
當媽才更容易感受情緒起伏
雖然有個心理壓力
人人都會就要媽媽好,小孩才會好
我不知道是不是到她出生時
她就會變了一塊忟薑
但至少
今天的媽媽的情緒
都是很人性的

希望每個人都像個人。

停止壓迫自己,也不要壓迫身邊人。


20180319. 也許就這樣不問情由只想留下些印記。


“I just wish … I wish that you liked me,”
“Of course I love you.”
“But do you like me?”
“I want you to be the very best version of yourself that you can be.”
“What if this is the best version?”
--Lady Bird


【沾濕過最後為蒸發 能填盡萬個裡海未能填盡我空白】

『就當我還未放鬆自己』這是近幾個月來不斷迴響的字眼。

不簡單,不輕鬆,很多對自己的估計錯誤,以為這樣那樣,卻原來並非。

走在一條從沒經過的路,很多人會給你千百萬個意見,但到最後一切都是回歸至與你肚內的小孩獨處時,你才真正冷靜地想到屬於你一個人的答案。每個媽媽都不一樣,你要知道。你如何,她就如何,我們相附相依,她是那個一直都陪著你的人,至少現階段。感受你的起伏,聆聽她的心跳,感受她的震動。

反覆,我希望如何,原來我不行,對自己的期望,實際情況的限制,游走,搖擺不定,沒有信心,徬徨又沮喪。

壓力來自別人,其實更多是來自自己。

最終得出的結論,十分老梗,卻原來最受用,最真實。

愛自己,相信自己。才懂得愛他和她。

到了那時,你就會知道。愛的抽象與偉大。

一個奇妙的過程,真的,我們其實在一同成長,分享人生的年歲,與最親近的生命體。

//至少可以不害怕,陪她呼吸她喜歡嗎,當一切完成後快樂嗎//


Friday, June 09, 2017

20170609. 傷痛共快樂各自各存在。

輪到我了
離開十天
回來希望改變了的
是我
比較整理好自己應付無限變動

記一句
要記得自己的眼淚,為何而哭
也要記得那不見得只是我做得不夠

初衷不容易,但由此珍貴。

//今天的訊息是,過往我們總是很努力,甚至很努力地認為自己不夠努力(啊幾變態),但我們真正做得不夠的是:睡覺、曬太陽、曬月光、遊戲// 

與之共存,但不被管控。
愛你啊,親愛的小女孩。

Saturday, May 06, 2017

2017.5.6. 再見了再見/再見你繼續放任吧

|加油啊 ,一步一步走,因為還有很多想要得到的東西。|

看完了,《東京女子圖鑑》。
一個不住在東京的人
又沒有那種鄉下出來一定要怎麼怎麼的野心
也大概可以理解某些決定與想法
說到底
「發生過的所有事,就是為了讓你繞遠路來明白這個道理。」

--

幸福是流動的。

這幾天驀然叫我發現,原來對另一人的依存已那麼深
才沒幾天
有種空了一截的感覺

不是不能獨立應對
只是再不像以前自以為瀟灑
倚靠別人並不等於懦弱
也不需否定自己的需要
這是要花多少時間才能直面的事實?

每次都看深了一層自己
感激也珍惜
無言卻心領神會
對光陰送給我的禮物。

那些都與我無關了~
就專注在自己身上。




Saturday, April 29, 2017

20170429. 不吐不快。

幫一個即將失業的同事問哪裡有在請人
問到了一家賭場酒店在請marketing 
她興高采烈地說要準備send信去了

她是讀文化遺產的。

我不怪這裡被揭發有不正規的方式找人工作
不對的就是不對,沒什麼情理可言
只是  當討論越來越偏離重點  
只顧問責找替死鬼卻沒在認真檢討「為什麼」
這才是我真正覺得很窒息
甚至對公眾(至少網絡輿論)一沉百踩或純食花生的態度
感覺無奈甚至無限嘆息之處

如果不是政府部門壟斷幾乎所有文化事業
有意做文化藝術的人會一窩蜂湧向此處嗎?
讀文遺可以去哪?圖書館呢?博物館呢?藝術行政呢?
外面傳言說得太難聽
而多少所謂非正規的員工,比old seafood更賣力、更知道外面世道的趨勢?
那裡有多少人願意跟你一起思考XXYY節的發展方向?
多少人願意同你OT即使其實無錢收?多少人肯同你搏同你捱?多少人出現在政府工作而終於不再墨守成規畏首畏尾?

我上班的第一天
我老闆跟我說
這裡是打仗的,唔好諗住同其他公務員一樣咁得閒
在這樣的環境裡,我與同事拼搏了這幾年,
當然還很有進步空間,但我們的確向前行了一些些,在一個幾乎毫無彈性的系統裡
每做少少,都要同多少官僚制度對抗,但我們都一起在努力、在試、不許自己那麼快放棄
當外面人口輕輕講一句「都唔知收咗幾多錢」的時候
其實同時抹殺了幾多人的努力
入局做一個所謂非正式的員工,比起貪求一份穩定的收入
我更必需說
有更多人是因為這裡是他們可以有抱負、可以實踐理想的地方

民間不爭氣,政府亦的確擁有許多外面沒有的資源
還有哪裡可以讓你接觸到那麼多大名的藝術家?
可以給你那麼多機會?

當然此處也有不抵幫之處
忘記誰給出的比喻
當澳門是一家茶餐廳
政府的角色是確保它順利營運,食材供應穩定,衛生條件合標準
而不是落手落腳去整西多
但今天,至少是此處的光景,它不僅落手整,還要花盡心思叫人來食
既然政府都已經好多資源整緊無限西多,民間又何需再花心思研發新菜式?

是人材培養的問題,是整個行頭未成熟的問題,是文化政策(如果有)的問題,是如何讓行業可自給自足的問題,而這還需要花上更多時間

外判可以解決很多問題
做不完就給外面來就好啦!
如果只為交差,其實很多事情都不必認真,只需完成,無需質素,何必花心機?

也許是我太天真
把政府工當成是私人工在打了
以為它能成為實現理想的途徑之一
事實是憑一己之力,又何能扭轉根深蒂固的守舊與「唔做唔錯」的公務員精神呢?
更別說改變那推動龐大機器運作的齒輪構成了。


Murmur 一堆,還有更多說不完的。
只想說
在想清楚實情前,可以請不要亂說亂叫嗎?

不負責任的言論,到底藏了多少根針在裡面


20170429 0047

Sunday, March 19, 2017

20170319. Choose life.

你有沒有想過,羨慕過完全迷失、完全不顧後果、完全不一樣的人生?

如果有一剎,我不必再去想因為是我所以要作怎麼樣的選擇,
而是我想到什麼就怎樣,會不會是不是也會有剎那的快樂可以記得住?

我可以擺脫一些機構,一些身份,放棄所謂的高薪厚職,我可以整個暑假就泡在另一個地方
我仍像從前一樣,無法在室內呆一天,儘管外頭下著雨
有時不想也有不去想的空虛,也許我想試的只是暫時擺爛
也許我仍然靠著那幅張開的安全網才有要冒那一些些甚至不值一哂的險的念頭
事情並不嚴重
我們在營營役役中希望給自己挑戰
希望解開生命的奧秘
希望明白與解開人際和關係裡的羈絆
我們渴望自由,渴望解脫
又還是那根本就是不存在的狀態?
於是我們在無病呻吟
要求理得出一個答案
希望有人告訴自己(或頓悟出?)下一步可以怎麼做
需要人生指導,解決當下的困感
又或只是陷入下一個循環?

書與電影可以令我暫時抽離,事實卻是那依然無解的loop

20170319 1658
after watching Trainspotting

Sunday, February 05, 2017

2017.2.5. 因為已經不再是少女。

被最信任的人欺騙是怎麼一回事?
被兩個在生命中有很高位置的人聯手傷害,能想像嗎?
被對方反譏是自作自受,可以作什麼反應?

忽然想起了《怒》
「我信任那個人,所以無法原諒。」

我只能好好陪你走過這一段。

生而為人,尊嚴都要這樣被你這些不知所謂的人奪走嗎?